11月4上午,來自江蘇省南通市八仙商貿城的7名職工方協商代表和7名企業方協商代表分坐長桌兩邊,圍繞工資分配製度、分配標準和分配形式,各行業職工年度工資水平及調整辦法,各崗位勞動定額或計件報酬標準,最低工資標準,工資支付辦法,進行新一輪的工資集體協商。
  當天上午,記者現場直擊了雙方既“寸土必爭”又理智通達的協商談判過程。
  “30元補貼”的激辯
  議題:最低工資標準
  【現場】
  職工方首席代表、工會主席黃德惠:“工會在7月20日發出了要約,得到企業的回應和支持,雙方根據法律法規已進行了多次交流,今天通過面對面的協商,爭取達成協議。”
  企業方首席代表、市場經理葉浚石:“只要職工的要求合法,合理,我們將剋服一切困難,盡最大努力解決。”
  【背景】
  南通市八仙商貿城市場現有企業598家、職工1809人。2009年市場成立工會,場內數碼電子、百貨零售、服裝、鞋帽、飲食、珠寶、娛樂等7個行業年平均工資增長為4%~5%。
  【現場】
  “現在物價在漲,生活成本越來越高,希望資方能多體諒務工者,每個月能否發100元左右的生活補助?”職工方代表、營業員萬康琳拋出第一個議題。
  企業方代表、服裝行業經理黎雙雙接話:“我反對,我們這塊最低工資超過市裡標準的20%,已經比較高了,為什麼還要提高?”
  企業方代表、鐘錶業經理盧宏安:“請職工方說說你們的理由。”
  職工方代表、市場工會女工委員周瑩:“目前我們的最低工資標準確實高於市裡規定,但如果能把最低工資標準適當再提高一點,更能顯示企業對職工的關心和愛護。”
  企業方代表、珠寶行業經理王崇定:"我們這裡基本上沒人在最低工資線上,沒有提的必要。"
  雙方就此激辯起來。
  【背景】
  根據南通八仙商貿城市場工會調查,目前,場內服務行業的最低工資超過1600元,高於市裡的最低標準。其中服飾行業職工最低工資超過該市職工最低標準的20%。
  【現場】
  “各位老闆說的都是事實,但如果我們把最低工資線拉起來,對職工而言,得到了一個更加安心的保障;對於企業而言,有了一個起點相對較高的用人、用工制度,這樣既能招得到人,也能留得住人。這是我們提出協商最低工資標準的本意。”一番思量後,職工方代表黃德惠打破僵局
  企業方代表葉浚石:“黃代表這話我愛聽,企業形象也是軟實力和好招牌,現在南通像我們這樣的綜合市場越來越多了,競爭已不可避免,那就把最低工資標準向上再提一提。其他老總,覺得如何?”
  一番協商後,其他幾位老總點頭表示同意。
  企業方代表葉浚石:“具體額度我們的意見是根據職工在本企業的工作時間,每滿1年工齡,每月補貼30元,這樣工齡越長的職工補貼越多。”
  一番協商後,職工方代表一致同意。
  “5%~6%”的僵持
  議題:工資增長水平
  【現場】
  職工方代表、業務員葛玲:“目前,八仙城商鋪整體營業狀況比較好,老闆的利潤還可以,所以我們覺得,今年的工資增長水平應該達到6%。”
  企業方代表王崇定:“談工資最主要的一個因素就是效益問題。這幾年受網購的影響,商鋪的利潤或多或少下滑。所以這漲幅要好好協商協商。”
  企業方代表、百貨業經理單駿飛:“除了網購的銷售分流外,還要加上南通百貨市場日趨繁榮,市場競爭激烈的因素,現在企業感到發展的壓力很大,所以希望職工方能理解企業,工資增長的腳步能不能放慢點?”
  【背景】
  根據八仙商貿城市場工會調查,這幾年場內大部分商鋪銷售額年年上升,今年雖然餐飲行業一些店鋪銷售放緩、部分店鋪利潤有所減少,但市場整體效益向好。
  【現場】
  職工方代表趙明:“根據我們調查,職工普遍有增資願望,表明他們對目前的薪酬水平不是很滿意,也表明他們對市場未來有信心,所以我覺得老闆們對此應該有積極的回應。”
  企業方代表、娛樂業經理王強面有難色地說:“職工方提出加資的要求企業能理解,只是增幅要切合企業實際業績,要求過高,企業恐難以承受。”
  協商又進入僵持。
  “協商就是要職工多想想企業的難處,企業多想想職工的辛苦,企業方認為增幅定多少合適?”職工方代表黃德惠打破沉默。
  企業方代表葉浚石:“漲幅不能超過4%。”
  職工方代表周瑩:“我們提出的6%的標準是經過職工討論的,4%太低了,不好對職工交代。”
  企業方代表單駿飛:“6%確實高了,我們再議議。”
  職工方代表黃德惠:“我們都換位思考,互讓一步。我們提出6%的工資增長幅度,也是以此來彰顯企業的關懷,提升職工的歸屬感,調動職工的積極性和創造性,更好地為企業發展作貢獻。”
  企業方代表葉浚石:“我提個建議,不一刀切,漲幅區間定為5%~6%,各家視情況而定,如何?”
  兩方代表一番商量後,都表示同意。
  “3個點”的認同
  議題:勞動定額或計件報酬標準
  【現場】
  企業方代表黎雙雙:“市場內商家普遍不採取下達銷售定額的做法,而是按每月營業額進行獎勵5%的提成,所以建議雙方就報酬標準進行協商。”
  職工方代表、服務員李凱倫:“現在市場內的不少商品價格高,但銷量不高,所以職工希望通過增加提成的辦法提高報酬標準。”
  企業方代表葉浚石:“我看這個行得通,水漲船高,提成高了更能激發銷售和服務人員的積極性,職工的期望值是多少?”
  職工方代表葛玲:“能否再高2至3個點?”
  【背景】
  根據南通八仙商貿城市場工會的調查,目前場內商鋪普遍做到了按勞分配、同工同酬,並以貨幣形式按時足額支付工資,節假日加班也按國家規定發加班工資。但一些高檔商品店鋪因銷量低,職工工資增長慢。
  【現場】
  “我們給出的答案是提3個點。”稍許協商後,葉浚石代表企業方給出答覆。
  “謝謝老總們的理解和支持!”職工方代表對企業方這一爽快答覆鼓掌回應。
  職工方代表趙明:“對於工資發放我們建議準時足額統一打卡,職工反映錢放在身上不太安全。”
  企業方代表葉浚石:“如果職工需要,企業從現在起就打卡。”企業方代表都點頭表示同意。
  經過近兩個小時的協商,5項協議最終全部達成。記錄員迅速整理好協商紀要,職工方首席代表黃德惠、企業方首席代表葉浚石分別簽字認可。
  一場圍繞著職工切實利益的“談判”,終於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。
  (原標題:職工多想想企業的難處 企業多想想職工的辛苦)
創作者介紹

梅艷芳

wx88wxgjc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